夏夏夏夏凝

爱发电主页 https://afdian.net/@xianing?tab=home
谢谢喜欢我,我超爱你们!
是个巨型玻璃心
WP被墙,以后不再补档
巨雷:ky/mxtx/mdzs/xz/qyj
请确认后关注

[杀犬] 离婚18

好家伙啥时候被吞的完全不知道…………


“绑卝架了你母亲???”犬夜叉一时没有控卝制住惊讶的声音,引得周围的人全部注意过来:“你要单独去?绝对不行,绝对不可以!”


“他是要我的命,犬夜叉。”杀生丸温和地说,“我只是想请你在我死后能照顾好我母亲。”


“不行!”犬夜叉听到这句话一瞬间就红了眼睛,“你等我!”


而杀生丸没有再多说废话,直接断开通话。他已经走到了父亲所在的墓园山脚下,果然看见母亲的车上只有家里一个烧饭的阿姨跟了出来。


他没有告诉阿姨多余的事情,而是步履匆匆地往山上的园区赶去。


时值傍晚,墓园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估计也正是因为这样,奈落才能得手。


到了父亲的碑前,果然看见两个身影。


奈落一只手死死掐着凌月的脖子,另一只手持枪指着杀生丸。


凌月个子娇卝小,几乎要被他整个提起来,脸色涨红地看着杀生丸,眼神仿佛是在说“你不应该来”。


杀生丸看了一眼凌月,对奈落沉声说:“我来了,你想卝做什么。”


奈落看了一眼杀生丸父亲的墓碑,低声笑道:“怎么不是缘分呢,公子爷?”


缘分?杀生丸皱眉:“我跟你可没有什么缘分,你如何才肯放了我的母亲?”


“原来你不知道啊……”奈落低头看向左手钳制住的凌月:“你没有告诉他?”


凌月两只手抠着奈落的手,呼吸不太顺畅:“我以为你早就死了。”


“哈哈哈。”奈落突然发笑,“也对,出了那件事我就改名换姓,重新建立自己的势力了。”


“怎么回事?”杀生丸有点疑惑,好像奈落曾经和他们家有渊源。


凌月虽然被作为人质,但是尚算冷静:“我跟你说过你父亲的生意出了点问题所以向我求助。就是这个人,出卖了你父亲。”


“!!!”杀生丸惊讶地看着奈落,奈落看起来虽然不年轻了,但也就四十多的样子,竟然曾经参与过父亲的生意!


奈落微笑:“我曾经是你父亲的手下,那时候,我还叫鬼蜘蛛。”


“你为什么要背叛父亲!”杀生丸愤怒地问,双手紧卝握,指甲快要陷到肉里去:“你想要离开,同父亲说就是。”


“哈哈哈,谁说我要离开?”奈落摇摇头,笑道:“是你父亲傻,明明有更好的来钱路子,他却不肯做,为此还当着所有人的面给我劈头盖脸一顿骂,说我心术不正哈哈哈哈哈哈!”


杀生丸却突然明白了。他的底线来源于他的父亲,什么生意都可以做,唯独毒卝品生意不做。然而毒卝品却是多大的一条利益链,少了这么大一笔财富,必然会有人心存不满。而奈落,或者说当时的鬼蜘蛛,一定是向父亲提了要做毒卝品的建议,才会被父亲责骂,继而怀恨在心肆意报复。


“我听说后来他死了,他的儿子是个不中用的。但却没有想到,原来他的儿子表面藏拙,暗地里还是接管着这一切。”奈落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若不是今日恰好抓到这个女人,我还不猜不透呢。你说这是不是缘分?”


杀生丸想通了一切,但已经于事无补。他徒然地放开握紧的双拳,问道:“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放了我母亲。”


“我想要什么?”奈落冷笑。


“钱,货,人,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杀生丸冷静地说。


奈落望向杀生丸,夜幕渐渐降临,他仔细打量着杀生丸。杀生丸和他父亲并不太像。他的父亲一贯以儒雅著称,而杀生丸则是以狠绝果断的手段闻名,若不是知情者,恐怕真的想不到这两人是父子。


奈落说道:“我只要你的命。”


凌月突然挣扎起来:“你放他走,我家所有的财产全部给你,我的命给你!”


奈落加大力道掐住凌月制止她的动作:“我要你的命干什么?当年没有亲手杀了他,如今能亲手杀了他的儿子也不错!”


凌月眼睛红红地看着杀生丸:“你快走!别管我!”


随即就被掐得发不出任何声音。


杀生丸看着母亲一力想让自己脱逃,眼眶也红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走,而是望向奈落:“我还有最后一个请求。”


奈落得意地笑道:“说吧,我很乐意完成你的遗愿。”


“我要给我夫人打个电卝话告别。”杀生丸脸上并无悲戚之色,而是一种绝望中带着期待的表情。


“好,不过你知道,什么话不能说。”


杀生丸连通电卝话:“犬夜叉。”


那边的背景也很安静,听起来犬夜叉在什么空旷的地方,但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沉默以对。


 “我想你了。”杀生丸温柔地说:“我爱你。”


犬夜叉没有说话,直接挂断了通话。


奈落看着杀生丸脸上失望和绝望交错的表情,不由得痛快地放声大笑,用手中的枪瞄准杀生丸的额心:“看来他是真的对你心如铁石了,杀生丸你就带着无尽的遗憾去死吧!”


一声枪响。


但凌月的脸上却没有丝毫诧异,也没有再挣扎,而是冷眼旁观。


同时发出声音的还有奈落。


奈落拿枪的那只手手掌被洞穿,此刻血流如注,疼痛使奈落拿不住枪也没有力气再挟持凌月。凌月重获自卝由,有点腿软,但她还是赶紧走了两步离开了奈落的周围。


犬夜叉也从不远处的层层墓碑中走出来,一手举着枪,走过来一脚踢开奈落落在地上的枪,不满地问杀生丸:“干嘛要突然给我请求通话?幸亏我早就调到静音,不然不是被发现了?”


凌月看到走出来了犬夜叉,又转头看杀生丸,杀生丸脸上哪还有什么失望绝望眼睛通红,只有见到媳妇的两眼放光。


果然如此,差点连自己都被骗过去了。她发现不对还是因为杀生丸委实太过冷静,在这样的生死关头不是思考着如何脱身如何报仇,而是想着给老婆打电卝话告白。这只能说明他其实已经成竹在胸,奈落不过是困兽犹斗。


狗男男。凌月撇撇嘴,甚至有点同情又被杀生丸和犬夜叉联手涮了的奈落。


懒得再去看此时默默无语相互凝视的夫夫俩,凌月此时已经缓过劲儿来,径直走向刚刚还捂着手在呻卝吟,此时已经想趁着犬夜叉不注意偷偷溜走的奈落。


歘地一脚踹向奈落的下卝身。


这种疼痛,想必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所以奈落再次滚倒在地,发生痛苦的哀嚎。而凌月还没有停,仍然坚定地、凶狠地往奈落下卝身一下一下地踢过去,奈落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用没有受伤的另一只手试图捂住自己的脆弱地带,一边挣扎着想要躲避。


被奈落的哀嚎惊醒的犬夜叉率先移开目光,惊慌地拉住凌月的手:“妈!冷静一下!别给踹死了!!!”


凌月停下动作,冷漠地俯视着在地上打滚的奈落:“你可得好好活着,你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为防打草惊蛇,只有犬夜叉带着珊瑚悄悄潜伏到离他们这么近的地方,他带来的人则在外围将墓园围得水泄不通,任由奈落有三头六臂也飞不出去。在打伤奈落以后,犬夜叉就立刻发送了迅速包抄逮卝捕嫌犯的信号。


犬夜叉带来的安全局的特卝警本来在奈落试图逃跑的时候就准备围上来逮卝捕奈落,却看到这位略显狼狈的贵夫人凶悍地踹着奈落的下卝身,一时之间对奈落竟感同身受,纷纷夹卝紧双卝腿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还是珊瑚无语地上去,按住奈落拷上手铐。


奈落整个人是被两个特卝警拖走的,原因无他,真的太他卝妈痛了,痛到恨不得当场去世。


至此,这一场轰轰烈烈的打黑行动,终于以抓卝捕到犯罪头卝目奈落为结局,尘埃落定。已经忙了快两天没休息的犬夜叉等人,此刻终于可以放下心地睡上一觉了。他也没回家,就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凑合的睡一会儿。


只是没睡多久就突然被腕间的震动吵醒,迷迷糊糊地能看到发件人来自卝杀生丸,讯息就三个字:还离吗?


刚刚睡着就被吵醒而头痛不已的犬夜叉斩钉截铁:离!



评论
热度 ( 3 )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夏夏夏夏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