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夏夏夏凝

爱发电主页 https://afdian.net/@xianing?tab=home
谢谢喜欢我,我超爱你们!
是个巨型玻璃心
WP被墙,以后不再补档
巨雷:ky/mxtx/mdzs/xz/qyj
请确认后关注

[手游向博晴]永生花

是520贺文   maybe有点点ooc骂我就行

祝大家节日快乐



临近下班的时间,晴明突然收到一条来自博雅的信息。

『下班后等我一下,晚上一起吃饭。』

晴明装作没看见,关闭了对话框。

也许是因为一直没有收到晴明的消息,过了几分钟,博雅的消息又发了过来。

『下班后我马上就来找你。』

『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我知道你看到啦,等我哦。』

博雅自己给聊天软件编写了一个小插件,这个小插件的功能是显示对方是否已经阅读消息。为了能够及时了解晴明的动态,这个插件是博雅专门给晴明用的,这也是晴明一直都知道的事情。

当时博雅告诉晴明这件事情时,晴明只觉得博雅太贴心了。因为工作忙起来,晴明确实经常看过消息后就忘记回复博雅,这个功能实在是实用。

但现在,晴明没法装作是自己没看到消息所以不等博雅了。

晴明叹了一口气,觉得脑子里简直是一团乱麻。

造成现在这种情况,晴明觉得责任主要在博雅身上。

 

事情要从半个多月前说起。那天下班后,晴明照常等博雅下班一起吃饭。

两个人是多年的好友,除了大学没在一起上,几乎从少年起就形影不离,说是竹马竹马也不为过。毕业后,两个人工作的公司又离得很近,于是越走越近,下班后常常约在一起吃饭看电影。

这一天博雅显得有些奇怪,晴明看见对话框上面“对方正在输入中”的标志来来回回地出现,却始终没有一条消息真的发过来,似乎是博雅有什么话想说却没有说出来。直到下班后,晴明看见博雅抱着一束玫瑰花走来时,心中那种怪异的感觉就更明显了。

“送我的吗?”晴明有些不解。

“对。”博雅急促地深吸一口气,脸有些红,将那束玫瑰花递给晴明。

晴明接过来,怀中传来玫瑰独特的幽远芳香,他问道:“你什么时候买的?”

两个人今天午饭也是一起吃的,吃完午饭他们又一起步行回公司,期间并没有看见博雅买花。

“中午吃过饭后我去买的,喜欢吗?”博雅满含期待地看着晴明。

晴明点点头:“嗯,还不错。不过……?”

晴明的脸上写满了疑问。

博雅轻咳了一声,声音紧张得有些颤抖,郑重地说道:“晴明,我思考了很久,我想……我期待未来能一直和你生活,你愿意接受我,做你的男朋友吗?”

等了片刻,博雅也没等到晴明的回应。他去看晴明,发现晴明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奇怪。与其说是厌恶或者高兴,倒更像是一时没听懂他在说什么的茫然。

博雅等得手心都出了汗,才听到晴明的回答:“如果我不接受你,我们就不能一起生活了吗?”

似乎是没有预料到晴明会有此一问,博雅怔了一下,回答:“当然不,还和现在一样。”

“那既然和现在一样,为什么我们的关系要发生改变呢?”晴明又问道。

“呃……”博雅哑了一下,说道:“那还是不一样的。”

“那么,你喜欢我什么呢?”晴明追问。

“就是喜欢你啊。”博雅有些无奈,“我们相处的这么多年,你的一切我都很喜欢。你的性格,你的学识,你的外貌……诸多因素,或者说,你身上的一切都在吸引着我。”

“只是现在吸引你而已。”晴明似乎对这种说法很不以为意:“人的外貌会改变,性格也会。也许你现在觉得我很有趣,但以后呢?”

博雅有些不解:“以后?”

“我没有谈过恋爱,我也不知道恋爱后的我会有什么样的变化。”晴明很坦诚:“也许等到真的相处之后,在见过不同面的我以后,你会对我失去兴趣的。”

博雅急忙摇摇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晴明继续说道:“博雅,如果我们成为恋人,那等到你不再喜欢我的那一天,我们就连朋友也没得做了。我很喜欢你这个朋友,不想失去你。”

“不会有不再喜欢你的那一天。”博雅坚持道:“我会一直喜欢你的。”

“我相信你此刻的感情是真挚的,可是人是会变的,我会,你也会。”晴明指了指那捧玫瑰花:“就好像这玫瑰花一样,新摘下来的花朵饱满娇艳,确实令人新生喜爱。但当它变得枯萎憔悴以后,谁又会一直喜欢呢?”

“真的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博雅做着最后的努力。

晴明仍然是没有一丝犹豫的拒绝了:“我不想做你的恋人,我也不喜欢你。”

“唉。”博雅有些沮丧:“我就知道……”

博雅对这个结果倒是有些心理准备,因为从小到大,晴明都是个比较独来独往的人,称得上好朋友的也只有自己一个。多年的交往中,博雅也知道晴明对感情并没有那么热衷,也并不是一个沉溺于情爱的人。

博雅知道自己对晴明来讲是有些特殊的,但因为这份特殊,反而使他失去了成为晴明恋人的资格时,博雅心情多少有些复杂。

“你看起来需要冷静一下?”晴明拍了拍博雅的肩膀,宽慰道:“早些回去休息,忘记今天这件事情。我们还是朋友,以前我们怎么相处,以后还是怎么相处,不要放在心上。”

晴明最终没有接受博雅。

博雅垂头丧气地拿着花走了。

 

 

虽然晴明说以前怎么样,未来还怎么样,但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终究是变得有些微妙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相处实在是太尴尬了,博雅似乎有些刻意地避开了晴明,两个人相约出行的时间也减少了许多,连晚饭也极少在一起吃了。

博雅总是借口说有一些别的事情,而推拒晴明的邀约,大概三四天才会与晴明吃一次晚饭。而当晴明询问博雅在忙些什么的时候,博雅总是笑笑便岔开话题,似乎是有了不能与晴明分享的秘密。

这样的事情,从前是从没有过的。博雅对晴明一向是坦诚率直的,而现在,晴明明显感觉到了博雅与他之间出现了一些他并不想要的距离感。

对此,晴明颇有些不是滋味儿。但是出于一种矛盾的心理,对博雅不想告诉他的事情,他也不想要死皮赖脸的追问。

毕竟是他先拒绝了博雅。

但晴明仍然在无意间知道了博雅为什么不来找他的理由。

某天,有一位博雅所在公司的员工来办理业务时,与同行的朋友谈论了此事。

“哎呀你注意到没有,最近有位先生常常去找绫子呢,是不是在追求她?”

“诶,我也有见过!就是咱们公司的吧……叫什么来着……”

“源博雅吧,我认得他。”

“对对,就是他。哇每一次去都带了玫瑰花哦,可真是浪漫。”

“喔~真是羡慕绫子。”

两位女士挤眉弄眼了一下,愉快地笑出声来。

很快,她们便办完了业务离开了。而在身后听完她们聊天的晴明,却陷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之中。

许多事情一下子便说得通了,为什么最近屡屡推辞他的邀约,为什么有些秘密瞒着他,原来是因为有了新的追求对象。可是明明说好了,以后还是好朋友,那么在追求女孩子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不能同自己讲呢?就因为曾经表白过又被拒绝,所以还是决定要疏远他吗?

又或许,博雅曾经乐意同他分享的一切,现在有了更好的对象,所以就决定以后不再与他分享了呢?

晴明不自觉地用手指敲打着桌面,显得很是焦躁。

一想到或许博雅要让另一个人代替自己,晴明心中便泛起一阵酸涩。

可是,这样的事情又无法去质问博雅,毕竟,是他拒绝了博雅之后,博雅才去追求其他人的。晴明甚至可以想到,如果他以此事去问博雅,博雅会有怎样的回答,大约是“我们还是朋友呀,可是我有恋人了所以也许会稍微忽视了你”之类的。

与此同时,晴明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当时博雅对他说“我会一直喜欢你”时脸上认真郑重的表情,随后叹了一口气。他有些懊恼地想,说什么会一直喜欢你,这份喜欢甚至还没有那束玫瑰的花期长。

晴明说不清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感受,只知道自己想起博雅便觉得内心酸胀,一分生气一分难过,于是他把这一切归咎于博雅的不守信用。

没过几天,除了日常的“今天不能和你吃晚饭了”之类的对话,两人便极少再有交谈了。

 

 

和晴明发过消息后,博雅也有些紧张。

他察觉最近晴明似乎在生他的气,对他的态度变得有些许淡漠,可是他对此完全没有头绪。

难道是还在介意当时没有准备好的那一场告白?那么今天这场或许能让晴明满意?

博雅不敢直白地问他,害怕自己的询问反而会把晴明越推越远,于是先静下心来准备礼物,然后找个机会与晴明深入地聊一聊。

今天,他准备的礼物终于完成了,于是他打定主意今天约晴明吃晚饭。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博雅熬到了下班时间,然后用最快速度拿起准备好的礼物,飞奔到晴明公司楼下。

此时晴明刚踏出公司大门,看样子如果不是博雅来得快,晴明可能准备等他两分钟就离开。

博雅暗自苦笑,料想晴明还在生气,于是先把礼物放在身后,迎向晴明:“晴明,我们去吃饭,我有话对你说。”

晴明淡淡地“嗯”了一声,博雅跟在他身后,上了晴明的车,一路无话。

两个人在饭店的小隔间里面对面坐着,似乎两个人都有着千头万绪想要诉说,却都不知该如何开口。

沉默片刻,还是晴明先说话:“博雅,以后我们……不联系了吧。”

博雅正在思考如何对晴明再一次表白,晴明突如其来的话令博雅大惊失色:“晴明?这是为什么?”

晴明似乎也在犹豫,但还是说出了实话:“我感觉你在躲我,而我觉得很不高兴。如果你要继续这样下去,我觉得不如以后不要再联系。”

博雅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我什么时候躲你了,不是你一直在躲我吗?就好像今天,你都没有回我消息。要不是因为我来得快,你恐怕已经走了吧。”

“你最近都很少同我聊天,也很少来找我吃饭了。”晴明说。

“唔……我最近在忙一些事情。”博雅下意识地用往常的答复来解释。

“那么你在忙些什么?”晴明问道。

“呃……”博雅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卡了一些壳。

晴明摊手道:“你从前从来不用这种借口来搪塞我,我想可能是因为那位绫子小姐的缘故吧。所以既然你有了心仪的女子,如果觉得不再需要我这个朋友,我们可以就此别过。”

“绫子小姐?”博雅瞪大了眼睛:“你怎么会知道绫子小姐?”

“你们公司的员工来办业务的时候偶然听到的。”晴明回答,“听说你时常带花去送给她。”

博雅望着晴明,表情有些莫名的高兴:“你很在意她?”

“当然不。”晴明摇摇头:“只是你似乎没有太多时间分给我了。”

“那么这是你最近生我气的原因?”

“生你气?”晴明想了想,说道:“我没有生气,但既然你并没有再继续和我做朋友的意思……我是说,既然你想要陪伴绫子小姐,那么我就不便打扰了,以免让你烦心。”

嘴上说着没有生气,但实际听起来却有些赌气的意思。

博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随后,他从随身的背包中拿出了他为晴明准备的礼物。

那是一个包装精美的纸盒,他将盒子递给晴明,说道:“送给你的礼物,打开看看。”

晴明依言接过,盒子略微有些沉,轻轻摇晃时却并不会发出声音。晴明带着一丝疑惑揭开盖子,发现里面堆积着满满当当颜色艳丽的玫瑰花朵。他用手指轻轻摸了摸花瓣,发现那触感与平常的新鲜花朵相当不同,似乎是干花。

看出来晴明的疑问,博雅开口解释道:“我最近确实因为一些事情去找了绫子小姐,并且因此减少了和你相处的时间。没有告诉你原因,是因为这是一个秘密,在完成它之前,我不想让你知道。没想到你这样在意这件事甚至要因此和我断交。”

这一次,没等晴明回答,博雅掌握先机继续说了下去:“上次你说花朵总会凋零,人的感情也是一样,于是我想要亲手做一束不会凋零的花给你。听说我的同事绫子小姐十分会做永生花,于是我经常带着花趁着下班时间去向她请教应该如何挑选、如何制作。刚开始做的总是失败,后来做成功的我又总觉得不够完美,因此这份礼物我做了很久,挑选了最完美的那些放进这个盒子里。”

博雅指了指盒子里的花朵,说道:“我想用这份礼物告诉你,我可以做出不会凋零的花朵,也可以给你不变的情意。希望你可以接受我,晴明。”

博雅直视着晴明,再次诚恳地表白。

听完博雅的解释和告白,晴明忽然觉得放松了下来,先前的那些猜测揣度和不快似乎都随风飘走了,又觉得前段时间的患得患失似乎不太像他。见博雅仍然紧盯着他,晴明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窘迫。

“我……”晴明张了张嘴,博雅便握住了晴明的手。

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晴明没再说下去,而是博雅问道:“你讨厌这样吗?”

晴明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将手拿开。

博雅有些愉悦,他换了一边,坐到晴明身边,伸手搂住晴明的肩膀:“那么这样呢,你讨厌吗?”

晴明微微摇了摇头。

事实上,对这样的亲密接触,他甚至有些喜欢。

博雅笑了起来:“你上次说,成为恋人后继续做朋友是一样的,这是不对的。我还想牵你的手,拥抱你,亲吻你。”

博雅伸手轻轻让晴明的头转过来正对着自己,继续问道:“说什么不想做我的恋人,那为什么猜测我追求女孩子的时候,会生气到宁愿跟我断交?晴明,你仔细想一想,你是真的不喜欢我才拒绝我,还是因为喜欢我所以害怕失去我,才宁愿以朋友的名义与我一生相交?”

晴明有些出神。他从没喜欢过别人,所以也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而在此时,他仿佛想明白了什么。他和博雅相处得太久也太自然,自然到他以为两个人会永远这样下去,却忽视了内心中真正的感情归属。

想要和博雅一直这样下去,不就是他对博雅的爱意吗?

而他想要的那种一直不变的感情,不也正是博雅长久以来给予他的吗?

想通了这一点,晴明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博雅微微低头,和晴明额头相触,低声道:“我以为你完全不在乎我,还以为你在气我对你的表白挑明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原来你是在介意我去找绫子小姐。我要向你道歉,虽然我更开心因为这件事情你终于解开了心结。”

晴明笑着说:“好像该道歉的应该是我?”

博雅也跟着笑了起来,两个终于互通了心意的人对视着,好像怎么也看不够对方一样。

“那么容我再问一下。”博雅深吸一口气,拿起被放在一旁的那盒子玫瑰花朵,递到晴明眼前:“我喜欢你,愿意接受我吗?”

“好。”晴明笑吟吟地回答。

在那盒永不褪色的永生花前,两人静静的拥吻。

 


评论
热度 ( 32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夏夏夏夏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