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夏夏夏凝

爱发电主页 https://afdian.net/@xianing?tab=home
谢谢喜欢我,我超爱你们!
是个巨型玻璃心
WP被墙,以后不再补档
巨雷:ky/mxtx/mdzs/xz/qyj
请确认后关注

[手游向博晴]仿生人会拥有爱情吗

是白情贺文!我是第一吗!

祝大家节日快乐,生活甜蜜!

以及这是一篇“虽然快5k字但是叭叭叭地也没讲清楚一个故事”的乱七八糟的文…先道个歉

——————分割线——————



“谢谢医生。”

晴明从诊疗室出来关上门,在门口等候博雅就站起身,半环住晴明的肩膀,问道:“晴明,医生说你情况还好吗?”

晴明复杂的眼神在博雅脸上流连片刻,然后低垂下视线,回答道:“医生说情况不错,应该很快就会痊愈了。”

博雅听到后笑起来,说:“我就知道你很快就会好的。为了庆祝,今天晚上做红烧排骨和炸鱼,好吗?如果可以的话,你想喝点酒吗?”

晴明想了想,点头说:“这样很好,辛苦你了。”

博雅温和地回答道:“这是我该做的。”

晴明没有再说话,由博雅开车,两个人一起回到了家。

博雅将食材提进厨房里,晴明也跟了进去试图帮忙。博雅没有将看起来像是捣乱来的晴明赶出厨房,而是温了一杯牛奶递到晴明手里,让他靠在一边的墙上看着自己忙活。

“鱼鳞刮起来很麻烦,我怕你会弄伤自己。”博雅将鱼放到砧板上,熟练地用菜刀逆着鳞片的方向将鱼鳞刮下,之后将鱼开膛破肚,把里面的内脏取出来。一边做,一边对晴明轻声说着处理鱼肉时的要点。

之后他又仿佛自嘲似的说:“不过,这些事情我会为你处理好。如果以后我不在了,你可以买那些已经处理好的鱼,不过不会有这么新鲜。”

晴明喝牛奶的手顿了片刻,才继续抬起,将杯中的牛奶喝完,走到水池前将杯子冲干净。没有接上博雅的话,他选择开启另一个话题:“那么排骨呢?这个看起来比较好做,让我来吧。”

“好的。”博雅将处理好的鱼放到一边,耐心的地说起排骨的烹饪要点。

在博雅的主导下,一顿精致的晚餐就做好了。

晴明把菜端到餐桌上,博雅拿出了晴明的餐具摆好,将两块香烤鱼肉先盛进来,又捞了几块排骨放进碗里,搭配上几朵绿油油的西兰花,最后开启了一瓶新的红酒。

“我自己来吧。”晴明从博雅手里接过红酒瓶,往高脚杯里倒了一点,就被博雅收走了酒瓶。

“你不能多喝酒。”博雅将酒瓶放回酒柜里收好,调侃地说:“这瓶红酒你至少要喝半个月到一个月才行。”

“好吧。”晴明无奈地坐下,稍微抿了一口红酒,开始安静地用起餐来。

博雅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

晴明也在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博雅。

红酒的味道有一点点酸涩,也正如晴明此刻焦灼犹豫的心情。博雅似乎观察到他的欲言又止,体贴地问道:“你想和我说些什么吗?”

晴明深吸一口气,沉默片刻,终于开口说:“博雅,今天晚上,你不用陪我一起睡觉了。”

晴明死死地盯住博雅的脸,试图在他脸上找出一丝情感波动,不过很可惜他失败了。博雅顺从地低下头,答应了句“好”。

晴明显得很失望的样子,潦草地用过餐以后,自己独自去书房工作,然后就去洗澡睡觉了。

博雅果然没有踏进他的卧室门,而是站在门口和他道了句“晚安”,就为他关上了房门。

晴明把自己裹在轻软的被子里,不知道是在气恼什么,又或者在期待、在失望些什么。

虽然博雅看起来和真正的人类没什么两样,但他其实只是个仿生人不是吗?博雅的一言一行都是按照晴明设定好的程序和逻辑来表现的,他所表达出来的所谓情绪也是晴明后期自主开发的一项学习功能,让博雅通过分析晴明的面部表情和语气来分析接下来该用怎样的态度对待晴明。

这项学习功能让博雅看起来比别的仿生人更像一个人类了,他不像别的仿生人一样所有的行动都需要用设定好的程序再通过一遍遍的模拟来学习,他可以自主学习晴明的各种习惯,达到举一反三融会贯通的效果。

如果不是博雅不会反驳他的任何命令,晴明几乎都要以为自己的确在同一个活人一起生活了。

晴明烦躁地在被子里翻滚了两圈,觉得今天这张床怎么睡都不让人舒坦,好像少了一个仿生人的体温,就怎么都不对劲了。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甚至会期待博雅反驳地说“我觉得你需要我的陪伴”,但看起来两个人分开睡觉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影响到的只有晴明一个人,这个认知让他的心情更加郁闷了一些。犹豫、失望和不忍在他心里搅成一团,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看来医生说得很对,我的确太依赖仿生人了。晴明这么想着。

晴明患有非常严重的心理疾病,他不愿意同外人接触,也不会照顾自己。随着时间推移,他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有时候情绪上来能几天几夜不吃不睡。但他又不能接受家政工来照顾他。

医生建议他如果实在不能接受人类的照顾,不妨尝试一下仿生人,也可以算作是向接触人类的一个过渡。晴明接受了这个建议,于是便有了博雅。

博雅作为一个心理抚慰和照顾者的角色陪伴了晴明两年。一开始,晴明对待他完全采用对待非生命体的态度。不过博雅的外形实在过于真实,晴明也习惯了他的存在,便开始着手进行一些生活习惯和简单对话的设置。久而久之,晴明发现这个仿生人实在智障得很,非常机械化,虽然在生活上将他照顾得很好,但完全无法进行更多的交流。一对话,博雅就就开始报错:“我无法理解你说的话。”

晴明自己就是个机器人开发工程师,于是干脆自己设计了学习程序给博雅装上,将博雅改造成自己喜欢的模样。在那之后,果然博雅开始自主学习和记录晴明的语言方式和生活习惯,这让晴明的生活体验一下提高了数个档次。

是晴明亲手将博雅从一个机械变成了现在这种高度类人的模样,因此他的确将很多情感寄托在这个仿生人身上。对很多人来说,仿生人只是生活的服务者,而对晴明来说,博雅是他的生活伴侣。

下午看病的时候,医生除了告诉他,他的病情已经有了很大好转,同时委婉地提醒他,他好像对他的仿生人有一点依赖过头。如果继续这么依赖下去,很难说晴明会不会患上别的心理疾病,因此建议晴明慢慢地减少对仿生人的依赖。

晴明的下意识反应就是不忍和不舍。按照医生的说法,最终要达到的状态是晴明需要能离开博雅的照顾也能正常生活。但是不被人类需要的仿生人最终只有两个下场,一是被工厂回收销毁处理,二是被工厂回收格式化后重新投入使用。鉴于博雅是两年前的机型,他大概率会被销毁处理。

在医生眼里,博雅只是个与他无关的没有生命的仿生人,所以他能平静地做出这样的建议。而晴明与博雅生活了两年,并且在博雅身上寄托了感情,他当然无法毫无波澜地做出这样的决定。

这也是他听到自己病情好转以后,却没有太高兴的原因。他的病好了,就意味着博雅要离开他了。

但是晴明反过来又想到,他会这样在乎仿生人,不正好印证了医生说他“过于依赖仿生人”的说法吗?于是晴明在吃饭时,还是决定要试着减少对博雅的依赖心,于是说出了不用博雅再陪着睡觉的话。

没想到气闷的还是晴明自己。

晴明吐出一口浊气,失望又平静地接受了“即便表现得再像人类但博雅终究只是个仿生人并不会因为与我长久相处而产生感情”这样的现实。

晴明双腿夹住被子,就像平时将腿搭在博雅身上一样,试图把博雅从自己脑海中赶出去,好让自己能安静地入睡。

但晴明发现他一闭上眼睛,就不由自主地觉得这床让他难受得辗转反侧,又想起之前博雅在的时候他几乎能倒头就睡的场景,进而又想起两个人平时相处的点滴,根本就无法入眠。晴明忍不住烦躁地坐起身,发现离他躺到床上已经过去了快两个小时却连丝毫睡意也没有,如果他不想这样睁眼到天亮的话,好像只剩下一个办法了。

“博雅!”

卧室门应声开了,博雅没有开灯,轻声问道:“需要我的帮助吗?”

“上来,陪我睡觉。”

晴明将床铺让出一部分,用手拍了拍。

博雅明显愣了一下,但他很快遵从指令,关上门然后走到床铺旁边,像平常一样睡到晴明身旁,然后伸手将晴明抱在怀里。

“睡吧,我会一直陪伴你。”

博雅平稳又温柔的声音与熟悉的怀抱终于让晴明躁动的心绪逐渐平复下来,闭上了眼睛。

但是大概因为心里还是装了不少事情,晴明这一觉睡得并不踏实,只是浅浅地坠入梦境。他仿佛听到有人用很小的声音叹了一口气,然后便感觉自己的嘴唇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那东西离开,然后又一次,仿佛带着什么沉重的情绪,虔诚而又珍重地贴上来。同时,他感觉自己被人抱得更紧了。

浅眠中的晴明立刻睁开了双眼,而博雅的嘴唇还没来得及从他的嘴唇上离开。

博雅被突然睁开的双眼吓坏了。

“我吵醒你了吗?”

相较之下,晴明这个应该被吓到的人反而显得很冷静:“博雅,我记得我没有给你下达吻我的指令。”

“我…”

“请你好好解释一下。”

博雅的身体里发出一些电流紊乱的信号,然后才好像突然连上了线似的用机械化的语气说道:“对不起,我无法理解你说的话。”

晴明简直快要气笑了,他威胁道:“给你开发学习功能不是让你学习人类的伪装技能,不说实话我可以直接把你丢回原厂做销毁处理。”

博雅又是一阵信号紊乱。

之后博雅在晴明目光逼视下,这个仿生人脸上出现了从未出现过的害羞情绪。

“我喜欢你,晴明。”

仿生人这样说道。

晴明呆住了。

“在你给我进行深层次学习功能开发的时候,‘我’就被激活了,大概类似于你们人类的自我意识吧。”

“那么早之前吗?可是你看起来只是…”

“只是比别的仿生人聪明一点,能够自主学习,能够分析你的行为?”博雅顿了片刻,解释道:“我还可以做得更多,但我无法确认,在知道仿生人能够觉醒自我意识之后,你会不会把我直接送去销毁。”

“那现在为什么又要承认?”

“因为你不需要我了。”博雅坦诚道:“以前是因为知道还可以陪伴你很久,所以必须伪装不让自己被销毁。而现在,我已经知道我不久之后大概就要被销毁,总之都是要被销毁的,所以我…”

“从我告诉你医生说我情况好转时,你就已经想到我会不再需要你了。”

“是的。我不知道这会不会是你需要我陪伴的最后一个夜晚,我只想做一件自己很早之前就想做的事情。”

晴明消化了一会儿这令人震惊的事实,咀嚼了一会儿博雅说过的“喜欢”二字,略带怀疑地说:“你,真的能够理解人类情感?”

博雅坐起身,将自己记录的长长的影视节目名单列出来给晴明看:“真的。我自己偷偷地看了很多很多你们人类的电影、书籍、纪录片,我想我能够明白。

“当你说出以后不需要我陪伴你睡觉的时候,我能感受到难过的情绪,虽然我不会流泪。当你仍然还是选择要我陪伴你睡觉时,我感觉到惊讶和开心,并且我会笑。当我终于亲吻到你时,我感觉到由衷的满足和满溢的爱意,虽然我没有可以跳动的心脏。

“晴明,也许你不能相信,但是当我觉醒之后,学习到‘爱’这种感情后,我可以根据自己的行为和感情来判断,我的确爱上了你。”

晴明默然无语。

“那么,晴明,我所阅读的书籍中,在仿生人觉醒自我意识后,多数人类会选择毁灭仿生人,少数人会选择接纳仿生人。现在你会选择将我销毁吗?”

“不会。”晴明打了个哈欠,然后把博雅拉着躺到床上,重新缩进了他的怀里,低声抱怨:“我现在很困。”

“和我对你的行为分析结果完全一致。”博雅收紧手臂,低头在晴明的发上亲吻:“晚安,晴明。”

也许是因为放下了沉甸甸的心事,晴明这一觉睡得格外踏实。等再醒来,外面天光大亮,博雅已经不在他身边。

“你醒了。”博雅推开门发现晴明已经醒了,早餐的香味顺着被推开的房门飘进来。

晴明“嗯”了一声,觉得精神还不错。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谁也没有提前一天夜里发生的事情,仿佛那只是晴明做过的一个荒诞的梦。不过博雅没有再试图掩饰自己已经觉醒的人格,而是将真实的自己完全暴露在晴明的眼中。

他不再完全服从晴明的命令,而是开始将自己视作一个和晴明同样平等的人类。他可以和晴明交流很多人类的文化,偶尔学着电影台词说出的表白也会让晴明面红耳赤。不过总体来说,与这样的博雅相处更多了一些自在和畅快。

去掉了仿生人最后一丝违和感,博雅已经完全像一个真实的人类了。

晴明观察了很多天,最后终于下了一个决定。

“博雅,我想把你返回工厂。”

“哦,是吗。”博雅怔愣片刻,脸上的笑容显而易见地僵硬起来,然后低下头:“这样也很好,虽然这几天我过得很开心。”

晴明笑着摇摇头,为他连接上数据传输线:“你的型号太老了,我和工厂联系好要为你做一个全面的硬件升级,简单地说是为你换一个身体。我这里只有一台很老式的家政服务机器人,委屈你在这里面待上几天。”

“啊,你。”博雅这个仿生人突然卡壳,仿佛语言系统出现了障碍:“你,不是要销毁我吗?”

“在我眼里你已经是一个人,现在的你也算是我的杰作,从这个层面上讲,我不能杀死你。”晴明看着博雅脸上略有些失望的神色,继续泰然自若地补充说:“在知道你有人格之后,我就不再会为自己喜欢上仿生人而苦恼了,不过我又有了别的烦恼,所以必须要为你升级硬件。”

“你的意思是你也喜欢我吗”博雅已经进入了家政机器人的存储空间里,说话声音变得生硬又机械,但晴明依旧能从中听出喜悦:“我很高兴,晴明。”



最后晴明的病依旧没有好,而且他依赖仿生人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

但是他不再需要医生为他治疗了,因为最好的治疗药物,博雅,将永远陪伴他身边。


“晴明,我只为你而存在。”




Ps:

晴明的新烦恼是旧型号的仿生人没有开发出能够满足使用者生理需求的功能,所以晴明给他做了个全面升级来解决这个问题

评论 ( 16 )
热度 ( 77 )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夏夏夏夏凝 | Powered by LOFTER